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> 第二百二十五章赵云和桂宁骑

第二百二十五章赵云和桂宁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iqugee.vip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    京都。

    舒尔图、绯衣、落雪三人在一处偏僻的民宅中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黑帝大人为何要让我们来大璃京都?”绯衣娇媚的脸庞上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舒尔图躺在一把破旧的摇椅上,懒散的说道:“天机君不是已经说明了吗?让我们观察一下大璃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以天外宗的实力难道还对付不了大璃?”绯衣眉头一簇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的郑铭麾下的实力很强,但她依然不认为大璃会是天外宗的对手。

    舒尔图道:“天外宗的确很强,但大璃也不弱,我有种预感这次天外宗要吃大亏。”

    他直起身来,笑道:“郑铭这个璃皇可不能小瞧。”

    绯衣脸色微变,她想起了上次在郑铭面前毫无反抗能力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哼,不就是仗着万民气运吗?”

    她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皇帝,不靠万民气运,靠什么?”舒尔图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张之维,西门吹雪都不是简单之辈。特别是张之维,上次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弱于黑帝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次天外宗不够重视,肯定会吃大亏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落雪闻言,突然开口道:“西门吹雪剑道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舒尔图和绯衣怪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西门吹雪的剑道的确不凡。”舒尔图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他现在比不上张之维,但未来他一定能超过张之维。”落雪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她的双眸闪着点点流光,似乎包含着眸中特别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下舒尔图和绯衣的神色更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不会看上西门吹雪了吧?”绯衣面带狡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天卿君。”落雪面色恢复了冷漠,双眸带着寒光看向绯衣。

    然而绯衣一点也不害怕,反而娇笑道:“喜欢就是喜欢,不用害羞。”

    “追男人,姐姐最擅长,要不要姐姐帮你?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把西门吹雪拉拢到北圣宫,也是一桩好事。相信黑帝大人也会支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~~”

    落雪秀丽的眼眸充满了不屑的神色,说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整天搔首弄姿,却没有找到一个男人,就你能教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绯衣闻言顿时羞恼万分。

    娇媚的脸庞化为一片冰霜,比之落雪都不差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找死!”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的吼道。

    娇柔的身躯微微摆动,就朝着落雪冲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,停下!”

    舒尔图连忙起身,拦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跟这两个女人在一起,是他这辈子受到最大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绯衣,别生气,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他好生劝道。

    绯衣双眸直直的盯着落雪。

    而落雪也不甘示弱,用清冷的眼眸看着她。

    忽然绯衣展颜一笑,紧接着又是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“呜呜,舒尔图大人,这个女人欺负奴家,你也不帮奴家出气。”

    娇滴滴的声音在舒尔图耳边响起,媚眼如丝,勾魂夺魄。

    舒尔图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“绯衣!收起你的魅惑术!”

    他气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舒尔图大人心动了吗?”绯衣娇柔的说道,纤纤玉指点在舒尔图胸前。

    舒尔图神色一变,如同被毒蝎蛰到一般,身形爆退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管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撂下一句,整个人消失在小院中。

    只留下绯衣咯咯笑起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看到没,这就是姐姐的魅力,连舒尔图大人都抵挡不了。”

    落雪不屑的看了她一眼,道:“放荡不堪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走进房屋之中。

    绯衣也不生气,笑道:“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容颜和身体,丫头,你还太嫩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养心殿。

    郑铭手中翻着一本书,名为《梁史》,乃大梁皇朝的历史。

    大梁皇朝是千年前的皇朝,大体疆域与如今的大金皇朝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看它,不是他对历史感兴趣,而是他想找到关于商於之地的信息。

    传说不会没根没据,最起码也要有个来历才对。

    然而他翻看了很多史书,找到了不少关于商於之地的传说,但是从未有证据证明有人去过商於之地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找到了不少关于仙地的信息,同样都是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“这就有些奇怪了,仙地传说很多,但是真实存在的,可商於之地的传说也有很多,为何会不存在?”

    他合上书籍,心中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在这本《梁史》中,对于商於之地的记载非常详细。

    出海万里,入云霄,见朝云瓢泊,暮雨霏微,乱峰相倚,即为商於之地。

    这话描写的就是商於之地,可并没有证实有人去过。

    郑铭越想越糊涂。

    “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这时,谢忱突然走进殿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郑铭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谢忱沉声说道:“启禀陛下,这两天京都来了不少隐修宗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包含北圣宫的舒尔图,绯衣,落雪,南圣宫的莫枪心和公孙千舞。”

    郑铭眉头一皱,道:“他们来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微臣没有打草惊蛇,只是派人去盯着了。”谢忱道。

    郑铭想了想,说道:“让老天师去看看,若是有敌意,直接擒下。”

    天外宗还没有来,北圣宫和南圣宫却先来了。

    对于北圣宫和南圣宫,他倒是没有太多顾忌。

    这个两个隐修宗门老巢的位置他很清楚,若是他们敢在京都搞事情,郑铭不介意让老天师跑一趟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拦住老天师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找不到老巢的天外宗才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一旦躲起来,想报仇都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南省。

    经过兵员补充的桂宁骑再次达到五万规模,浩浩荡荡从西南奔驰而来,拦在禄王大军之前。

    铁甲磨蹭,长枪如林。

    恐怖的杀戮气息犹如一只残暴的巨兽。

    历经百战,桂宁骑已经脱胎换骨,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凌厉的锋芒。

    如今的桂宁骑完全可以媲美北边的火焰骑,可称为大璃最精锐的骑兵。

    赵云身披铠甲,手持银枪,俊逸的面容充满了冷俊,双眸凌厉无比。

    仅仅一年多,赵云就从山海县骑兵营一个小队长成为今天桂宁骑的统帅,这是郑铭对他的看重,同样也是他表现出众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东厂曹督主来了!”

    一名士卒前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还不等赵云回话,曹正淳已经带领着百名东厂厂卫奔腾而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赵将军,咱家来的不算晚吧。”

    曹正淳操着尖细的嗓子,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拜见曹督主。”赵云连忙下马拱手拜道。

    曹正淳也没有托大,下马扶着赵云的手臂,说道:“赵将军可别折煞咱家。”

    身为郑铭的身边人,他可是非常清楚郑铭对赵云的看重。

    赵云微微一笑,道:“曹督主来的正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赵将军打算什么时候开战?”曹督主问道。

    赵云沉声回道:“明天。”

    “将士们急行军两天,有些疲惫,要休息一夜才行。”

    曹正淳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次桂宁骑负责主力进攻,而他与东厂负责宗师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具体作战计划由赵云说的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宽阔的荒野之上,厚重的阴云仿佛被灌了铅一般,沉闷压抑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禄王大军之内,气氛紧张到了极点,一个个士卒紧绷着脸,攥紧手中的兵戈。

    风声呼啸,旌旗猎猎。

    帅旗之下,禄王看着对面的桂宁骑,面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桂宁骑来的太快了,快的让他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计划,应该在他的大军走出华南省之后,才会遇到前来拦截的军队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才刚出征一天,行军不到五十里路,就碰到了阻拦。

    “看来朝堂早就有所准备。”李元生站在旁边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玉阳法师眉头紧蹙,道:“不只是有所准备,桂宁骑从云北省而来,最起码需要三天的时间,也就是说我们的计划他们早就一清二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意了,禄王身边应该有不少暗影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们考虑不完善,而是他们小看了锦衣卫。

    “本王已经清理过两次了,不可能还有暗影。”禄王说道。

    玉阳轻笑,道:“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,如何解开面前的局势才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尊主已经到了,虽然桂宁骑算的上精锐,但在尊主面前也不过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毫无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禄王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目光飘向前往,望着远处的桂宁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结果会如何,他不清楚,但是能够正大光明的一战应该也是一件幸事。

    地面开始震动,空气中弥漫着冰冷的杀气,沉重的阴云仿佛要压在人的头顶上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桂宁骑发起进攻了。

    千军万马奔驰而来,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,令人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禄王精神紧绷,用力猛地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挡住他们!”

    咚咚咚~~

    战鼓擂动,弓箭直指云霄。

    喊杀声犹如平地起惊雷,骤然炸响!

    万千箭矢飞射而出,划破天空,笼罩在桂宁骑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然而桂宁骑挥舞着盾牌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甚至奔腾的速度越来越快,宛若洪水滔天。